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梦一样的曾经完

梦一样的曾经完

添加:2016-09-22来源:人气:加载中

真想不到,第一天上班就被分到了这个科室。全科五个人除了我之外全是女的,又都不认得,真是无聊。作完自我介绍我百无聊赖地翻起一本杂志。

  「不是还有四个人吗?怎么只看到三个?」我暗暗想。

  偷偷看这三个新同事。年纪都不是很大。科长张姐好像有三十多岁吧?算是老大姐了,不过人长得还算漂亮。一件合体的工作装,下身是很普通的那种半截裙,肉色的细袜,还可以吧?脚呢?大约有三十六左右吧?不错。但鞋就差一些了,很保守的那种半跟凉鞋,而且是将整个脚全包住的。

  左侧的李姐就要年轻些了,好像比我大不了多少,一身浅粉色的连衣裙,皮肤不错。哇,连丝袜也是浅粉色的,真是很性感。一对玉足上蹬着一双很轻盈的凉鞋,好爽。

  后面的冯,看样子年龄好像比我还小。长得还说得过去,但少了一些女生的风韵却多了一些男人气。一件大体恤把什么体型都掩住了。下身是那种很讨厌的半截裤,所幸皮肤还说得过去,但有一点黑。小腿的肌肉很结实。脚上竟然是一双布质的休闲鞋!真扫兴!

  无事可做我把新同事观察了一个遍。忽然门推开了,一个美丽的少妇走了进来。

  张姐一见就对我说:「小刘。这位是沈念茹,也是我们科的同事。」然后又对少妇说:「沈,这是新来的小刘,你们认识一下。」我站起身,「沈姐你好,我是刘程。」沈姐微笑着点了点头:「你好。」手握到一起。哇,好滑好柔软。

  打过招呼沈姐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坐下。她穿了一身淡蓝色的无领衫,前面对扣的那种,把她的上身包裹得更有形态。丰满的胸挺拔而不显其大。下身也是一袭淡蓝色的短裙,没有穿丝袜,皮肤白得不得了。脚上是一双窄带的皮凉鞋,大约只有三十六半左右。十只翠玉般的盈趾从鞋中伸出,指甲上涂了淡淡的粉色指甲油。噢!看得我险些冲动。

  张姐回过头来,「小茹。你老公还没回来吗?」「嗯,都去两个多月了。昨天打电话说今年还要年底才能回来。」沈姐淡淡地说,听得出语气中有一点哀怨。

  「唉,他也没办法呀,搞销售都差不多,再过几年他到了年纪就好了,就不用常年在外跑了!」张姐安慰道。

  「也没有办法,只好如此!」沈姐淡淡地说着顺手打开电脑。

  「哎?怎么搞的,怎么打不开呀?」沈姐忽然说。

  张姐走过去看看,「好像是出问题了,哎呀,机修室的小张今天没来呀!」「那可怎么办呀?我这份表下午还要用呢?不作出来开会怎么办?」沈姐很急的样子。

  「咱们这几个电脑白痴哪会修呀?」冯说道。

  「急死我了,我昨天都作得差不多了,再要重作怕时间不够用呀?」沈姐的脸红红地。

  「让我看看可以吗?」我试着问。

  「你会吗?太好了,快看看是什么问题?」

  我又一次重启了电脑,屏幕只出现了数据却进入不了操作系统。噢!是系统没有检测硬盘。进入CMOS,果然是的。我用手动将硬盘测出,再开机。一切OK了。

  「呀!真看不出小刘还有这一手呢?」张姐笑着说。

  「谢谢你,多亏有你了。」沈姐笑着说,「中午我请你吃饭,表示感谢!」「呵呵,我今天和大家第一次见面,怎么能让沈姐请客呢?这样,中午我请大家吃饭,就当认识一下,大家能赏光吗?」我笑着说。

  「好呀!我们科里又添了一个能人,而且是我们这的第一个男人,当然要庆祝一下了!」张姐开玩笑地说。

  又过了一周。这些天终於和同事们熟了一些。张姐呢是个热心人,很爽直,也爱说笑。李姐也很开朗,而且是个很前卫的人,虽然结了婚但还和我们一样地爱玩。冯呢?真的是个小女生,而且比我还小两岁,感觉就是青涩一些,不够成熟。

  沈姐是那种典型的贤妻良母性的女人,嫁给了一个跑销售的老公,一个人常年独守空房却把家弄得井井有条。说话也不是很多。但一张口先是有一股无限的温柔。呵呵,说起来,最让我心动就是她了。当然,我可没有嚣张到敢贸然有所动作的地步。

  又是周末,我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忽然手机响了。接通了竟是沈姐:「小刘吧?我是沈念茹!」「沈姐,我是小刘。有事吗?」我心里一阵地激动。

  「噢,你下午有时间吗?我家的电脑出了毛病,想请你看一看。」「噢?没问题,我下午一点过去可以吗?」我一口答应下来。

  「嗯,好的,我家就在枫叶园2幢4单元,301室。下午我在家等你,谢谢你!」很容易就找到了沈姐家。按过门铃,门打开了。哇!沈姐一身居家服出现在我面前。一件随意的低领衫,下面是一件粉纱裙。赤着脚,穿着拖鞋,头发还是湿的呢!好像刚洗过。

  「来了?」沈姐笑着把我让进屋。

  刚一坐下,先递过一杯冷饮。「今天真热!」

  「噢!是挺热的,沈姐,电脑在哪?我先看看吧。」「在书房呢!我昨晚上网忽然就没了声音,下线后还是没有。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你先解解渴,不忙!」我喝了一大口冷饮,「好了,先看看吧!」沈姐带我来到书房,房间很大,布置得蛮有气氛的。那种家的温謦感觉对我这个单身汉是一种吸引。

  打开电脑。发现声音的标志都没有了。「可能是声卡的问题?」打开机箱。

  ?!好多灰。

  沈姐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什么都不会,也不敢开机箱,脏死了!」「没事,把它们打扫一下吧,不然影响散热!有小毛刷吗?」我把元件一个个都打扫了一遍。然后把声卡拔了下来。回手去拿刷子不小心把一张光盘碰落了。我忙低下腰去捡,不想沈姐也去捡,哇,沈姐的脚趾就在我的眼前,那是何等美的十只玉趾呀!理石般白滑的脚趾彷佛无骨一般伸展着,那指甲上还有指甲油的遗痕,粉嫩的脚掌散发着诱人的幽香。我真想伸手摸一摸。

  但理智还是压制了慾望。

  离我远了一点,我拿不到,就坐起来,沈姐说:「我捡我捡,你不用管。」弯着腰伸手去捡。哇!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她的低领衫那低低的圆领根本遮不住衣内的一切,没戴胸罩的乳房清晰地印入我的眼中。不行了。我感觉身体在起变化了。

  「沈姐,我用下洗手间可以吗?」我得找个地方躲下先。

  「噢,好的。跟我来。」沈姐捡起光盘领着我向洗手间走去,「不好意思,我刚洗过澡,想洗衣服,里边挺乱的,你别笑!」说到这,她的脸莫明地红了起来。

  终於冲进了洗手间,反关上门,我打开水龙头放出冷水来洗脸。擦了一下,我随意环顾四下,浴盆里真的有一盆水,一试水温还是温的,「噢,她是刚洗过澡呀,难怪身上有一种幽香。」忽然我的眼睛定在了浴盆旁的衣篮里。只见上面是一件粉色的体恤,但在边上却隐隐露出一角白色。「是内衣!」一把掀开T恤,何止是内衣,还有一件白色的棉内裤隐在下面。我感觉全身的血都在涌动,「是沈姐的内裤,而且是沈姐刚刚换下的内裤!」我把内裤拿到手里仔细地欣赏。那是件很保守的样式,棉布的。翻过来看,天!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那内侧的三角地带竟然还有一些粘滑的液体,「是沈姐的分泌物!」我只觉得好热。

  我把内裤凑到鼻子前,有一点微腥,一点淡淡地臊。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整个脸埋到内裤上,贪婪地舔吮着。稍有一点硷硷的感觉,有一点咸,好美,这人间的极品!

  我的肉棒早都硬得不行了。我掏出他,一只手用力的搓着。(我不会用沈姐的内裤去包他,因为那内裤是我的美食。)我用舌头将内裤上所有的东西都舔乾净,把所有的味道都吸收。

  噢!不行了。一股无上的快感直冲我的神经。我射了!射了好多,除了手上,还有一些落到地上。我忙拿起一张纸小心地将它们擦净。扔到马桶里开水冲掉。然后又坐了一下,站起来再用冷水好好洗了脸才走了出去。

  「刘,你很热吗?要不要我把空调再开大些?」沈姐关切地问我。

  「噢,不用不用,我只是口有点渴了。」我掩饰着。

  「那我再给你拿冷饮去!」沈姐起身说。

  「不用,不用,我不太喜欢喝汽水,再说我洗把脸也就好了。」「汽水是不太好,这样吧。你先坐会,我下楼去买点冰点回来吃吧!」「别麻烦了,沈姐。」「不麻烦,正好我冰箱里也没有了,总是要买的。你就在家等吧,我马上回来。」不管我的阻挡她起身下楼了。

  我平静下情绪又继续我的工作。再次装上后,我发现原来是声卡的接触有点问题。弄好之后,重新将声卡驱动起来,打开声音播放器,好了!我轻轻一笑。

  对了,上网试试。看是不是和网卡有什么冲突?我熟练地连接到互联网。随手打开了QQ想看看有没有网友在线。沈姐的QQ竟然是保留密码的?直接就弹了出来。呵呵,不出所料,沈姐的网友都是男的,就好像我的网友都是女的一样。

  忽然我有了个念头,想知道沈姐都和网友聊什么?於是我打开一个「孤枕难眠」的聊天记录。

  哇??!!竟然……

  原来平时端庄文静的沈姐在网上和男人聊的竟然是……我最常玩的「网络性交」。太惊讶了!那一段段足可以勾动慾火升腾的话语。真难想像是出自沈姐之手。

  「刘,你在干什么?」一个声音差点吓死我。沈姐已经不知何时站在我的后面。

  「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沈姐……」我呐呐着。我猜当时我的脸红得一定够灿烂的。

  「刘,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沈姐的声音也是那么细小与无力。

  「什么?」

  「别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行吗?」沈姐的脸红得比我还可爱。我忽然有一种被依赖的感觉。

  「沈姐,你放心,我不会说一个字的。」我很坦诚地说。

  「坐下,我们好好聊聊好吗?」沈姐简直是在求我。

  「我和老公结婚都四年了,那是我还小,不太懂男女间的事,他在我们结婚第二年就出差到外地驻外去了。每年只能回来那么三五次。而且也都是十来天。

  我们没有要孩子,可是随着年龄增大,我的寂寞一天比一天多起来,一个人的感觉好孤单的。但我不敢乱来,我怕被人家笑。所以只好上网,直到有一天在成人聊天室里认识了几个网友,他们不要求我见面,只是在网上。我觉得也没什么出格的,就一直和他们在网上玩……」沉默!沈姐的眼里隐约闪出一些晶萤的东西。

  「沈姐,你别这样。没什么的!真的没什么的!我也常在网上玩这个,这个太平常了。只是我觉得沈姐你这样不是对自己太苛刻了吗?你是个正常的女人,必然有正常的生理需要,难道结了婚就一定要死守什么贞洁吗?其实肉体上的背叛或者说是另觅新欢并不是什么大事,人都是有好奇心的。难道相爱的人却不能让对方快乐反而让对方终日痛苦这是爱吗?我觉得精神上背离的不道德要远大过於肉体上的背离。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感情的相融与忠诚。」沈姐抬头看着我:「刘,想不到你竟然可以说也这么有意义的话,虽然我不敢全赞同你,但我隐约觉得你说的是对!」沈姐那娇羞无助的眼神让我有一种想关爱的感觉!

  我轻轻拉着沈姐的手,「沈姐,我只是说的事实,你这么年轻就每天受寂寞之苦真的很不公平!

  「谢谢你,刘,真想不到你这么善解人意!」沈姐低头说着。

  「我不要求你什么,我只是想替你解去孤单,我不要你的感情。只想作你的朋友,可以吗?沈姐?」我紧紧地握着沈姐的手。

  「嗯,这……」我看她并无反对的意思,一把将她搂到怀里,嘴唇一下压到她的嘴唇上。

  「嗯……」沈姐轻轻地推着,但她说不出来话。一个长吻。我又将嘴轻轻吻到她的脸上,吻她长长的睫毛,吻去她的泪珠。然后轻轻吻着她的耳朵,沈姐的呼吸变得急促了。

  我的双手慢慢地伸到她的胸前。隔着衣服轻轻揉搓她的乳房。好柔软啊。慢慢地我帮她把衣服脱下了。「抱我到床上。」沈姐低声说。我把她放到床上,此时的沈姐上半身已全部裸露在我的面前。那对坚挺的乳峰白嫩得让人眩目,两颗小巧的粉色乳头羞怯地陷在乳尖中。

  「沈姐,你真美!」又是一个长吻。我的双手轻轻地抚摸她的双峰,那种感觉让我有一点母爱的回忆。

  我顺着沈姐的脸轻轻向下吻着,白净的脖子上留下我的丝丝唾液。我的嘴唇在沈姐的丰胸上轻吻着,沈姐微微闭上眼,任由我亲吻。她的脸好红,呼吸好急促。我的双手轻轻在乳尖上划着,绕着乳头划圈。「好痒,别别……」沈姐嘤咛着,渐渐地沈姐的乳头硬了起来,好美妙!我用嘴唇轻轻地夹住一颗。

  「啊…」沈姐的反应强烈起来。我轻轻地用嘴唇磨着那粒鲜嫩的乳头,它在我嘴里越来越硬,我索性把它吸到嘴里,用舌头舔着,吮着。

  「啊……痒……痒啊……别……」沈姐呻吟着。双手轻轻地抚着我的头,好温馨。我的一只手握住沈姐另一只乳房揉捏着,一只手顺着沈姐的胸部向下抚摸着。

  只有一条可爱的内裤了。我隔着内裤轻轻地揉着沈姐的小穴。

  这下沈姐更兴奋了,「噢……好……好…舒……服……」我把嘴中的乳头吐出,又将另一只吸入嘴里吮着。而手则轻轻把沈姐的内裤褪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小穴及那些柔软的毛。

  「啊……啊…真……好好…」沈姐不住地呻吟着。我轻轻地离开她的身体,她睁开眼眼好奇地看着。我跪到床边,轻轻抬起她的腿,两只梦寐以求的玉足就在我的眼前了!

  我低下头吻着她们,沈姐很奇怪,但痒痒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地咯咯笑起来,我抚摸着她的玉足,好像两条活跃的小鱼,她们乱蹦着,我把一只脚放到我的脸上,有股淡淡的幽香沁入心底。我将一只玉趾含入嘴里,好美的味道!我卖力地吸吮着。然后是另一只,脚趾缝我当然也不会放过,仔细地舔啜着。

  沈姐的声音已由笑声变成了一声声呻吟了:「啊……好奇…怪的感觉……好……好好舒服…很痒…啊…怎么会这样?…下面…好…湿……好涨……」她的手忍不住自己伸到乳头和小穴揉搓着。「沈姐是不是常自慰呀?」我不禁联想到了洗水间里的那条内裤。

  十个脚趾我都舔遍了,我的嘴又顺着沈姐的玉足向上吻去。终於,我的嘴来到了她的小穴。好美呀!一条窄紧的粉红肉缝。已淡淡地泛出水渍,柔软的阴毛早被分到两边。一小颗肉粒已悄悄地勃起了。淫糜的阴唇彷佛期待似地微张着。

  一丝女性特有的味道令我的肉棒又涨大许多。我伸出舌头轻轻在肉缝边舔着,一股咸硷的味道是那么的熟悉!

  「啊……」沈姐长长地呼了口气,我更加努力地舔着,「好…美……好,向里……向里…再深……点…啊……」她尽情地呻吟着,一股股的淫水从小穴里溢出。我当然不会浪费,全部收到嘴里咽下。

  她的阴蒂更加涨大了好像一颗小樱桃,倔强地挺立在阴唇上缘。我伸出舌尖轻轻触动它,「啊……啊…啊……不…不…行…别…」沈姐的呻吟立刻激烈了许多,身体也不住地挺动着。我将舌头整个伸入她的阴唇内侧,搅动着,舔啜着。

  「啊…好…不……啊…棒……噢…」我猛地张开嘴将整个阴核含入嘴里,粗糙的嘴唇磨擦着娇嫩的肉粒让沈姐产生了更大的刺激。

  「啊…不……啊…行……快了……噢……」我用力地吮着着她的阴核,彷佛婴儿吸吮乳头一般。

  「啊…不行了…噢噢噢……不…来了…啊噢……」沈姐激烈地抖动着身体,忽然一股浓浓的体液从阴道深处奔涌而出,「噢……来了…我…泄了……」我用嘴紧紧地贴住她的阴唇,将阴精全部吞入嘴里咽下。

  沈姐喘息着。「还好吗?」我俯到她的耳边轻问。

  「嗯…用你的…进来好吗?」她低低的声音,一脸娇羞。

  我轻呼着她的耳朵故意逗她:「什么?要什么?」手则在她的阴唇上轻轻磨着。

  「噢…讨…厌…你的肉…棒……快,又…要。」这回我再也不能忍了,握住我早已硬得生疼的肉棒直奔她的阴唇。

  由於刚才她已来过一次高潮所以小穴湿滑无比,但很奇怪她的小穴竟然还十分地紧,我一点点将肉棒塞入,刚一半她就不行了,「噢…慢…点…太大了……涨……噢…」我於是俯下身轻轻舔弄她的乳头,一只手则沾上一些她的体液轻轻在她的屁眼外划着,这一刺激果然让她更加兴奋,「噢…别…在那…噢…痒啊…怪怪……别再划了…」我的肉棒依旧不动,但那紧箍的感觉真是妙极了。我又沾了点淫水试着将一个手指轻轻探入她的屁眼。「噢…不要…不…」她激动地扭动着。我来回地抽动着手指,她的屁眼好紧,但由於有了润滑终於一个手指可以伸入了。

  「啊……天……不…啊…噢噢…噢…」她忘情地呻吟着。顺势我将腰一挺,肉棒整个没入她的小穴中了。湿滑柔嫩的穴肉将我的肉棒包裹着那种感觉真不是笔墨可以形容的。

  我的手指又开始轻轻抽动,「啊…太美……啊…噢…动啊……」我抽出手指开始挺动腰部。「啊…啊…轻…些轻…」沈姐呻吟着。

  有了充分的润滑当然不会太费力。我自由地抽动着。双手则握住她的两颗乳房揉搓着。「噢…好…好……好……」她的呻吟声已明显带有享受的感觉。由於刚才在洗手间已射出一次,所以我的耐力相当好。

  抽动了一会感觉沈姐已在向高潮进发了,「噢……好美…噢…不…又要…来了……」我不想这么快结束,就放慢速度然后将肉棒抽出来,沈姐很奇怪地看着我。

  我轻轻地问:「我们试着从后面来怎么样?」

  沈姐的脸红得不行,「我…没试过呀,行吗?」我轻轻把沈姐翻过身,让她跪到床上。她那美妙的阴唇此刻已正对着我的肉棒了,我用手指轻轻将两片阴唇分开,然后将肉棒又缓缓送入。「啊……太涨…啊…涨啊…」沈姐的呻吟声又提高了一度。我将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小穴中,好美啊,真爽极了!我抽动着肉棒双手从下面握紧她的两乳,用力,用力。

  沈姐的反应更大了,「亲爱的…啊……你真好…好……用力呀…美死姐……姐了…啊…想不到…这么美……噢…噢……」「姐…好不好啊?弟弟好不好?啊…」我故意问她。

  「好…你是我亲弟…太好了…弟弟的肉棒……噢…姐要飞了……啊…噢…姐飞……用力……啊……」也许是在网上沈姐常聊这些吧?她的叫床真的很棒!

  「啊…不行了……姐要来了…啊…不行了……」我也无法忍受这种刺激了,猛干几下,一股精液激射而出,「我也射了…」「我来了,啊…不行…来了……噢…」沈姐被我的精液一淋再也挺不住了,湿暖的阴精也再一次涌出浇到我的龟头上,爽死了!!

  我们一起趴到床上,拥抱着。我轻轻地说:「沈姐,你还好吗?」沈姐低低的声音说:「谢谢你,我好极了,好久没有了,真是太谢谢你!」我又一次想挑动沈姐:「姐,你尝过精液吗?」「没有,我从不让老公在我嘴里射精。你想让我吃你的吗?」沈姐问。

  「噢,其实精液很补的,还可以养颜,不过你不愿意不要勉强!」「没事,我可以第一次试试!」想不到沈姐对我这么好。

  我於是起身坐起,将已软垂的肉棒送到沈姐的面前。沈姐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它含到了嘴里,其实刚刚射出哪里还有精液呀,不过是粘上一些我们两人的精华罢了。沈姐用她温柔的嘴帮我一一清理乾净,哇,这种感觉真是太美了,我也俯下身将嘴凑到她的小穴上为她清理,虽然有一些我的精液但我也毫不在意将溢出的东西全部吃下。这时我感觉肉棒又在变硬了。

  沈姐吐出我的肉棒:「好了,别来了,不然又想要了,你太年轻,太累了对身体不好,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语气俨然一个娇柔的妻子。於是我又回过头给了她一个长吻。「去洗个澡吧!今天就到这吧?」她柔柔地说。我也是真的累了,就起身走向洗手间。

  从这以后,我的单身生涯中就多了一位伙伴,当然我很尊敬沈姐,从不勉强她,每次都是她约我。我们信守着我们的承诺:「只作伙伴,不涉感情。」她和她的老公仍旧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但听她讲感情一直还不错,而她等待的就是两年后她老公可以不用驻外了。

  无数的日子过去了,多少曾经的至爱与荒唐到今天都化成一场春梦。不知梦醒之后又当如何面对今后的人生??

  【完】

  15576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