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诱惑  »  邻居媳妇

邻居媳妇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2007年,结束了在外游荡的日子,几乎是一无所有的返回了东北老家,省会城市。

  当时正值最困难的时期,手头没什么多余的钱,租了个插间,合租的小两口,男的二十九,女的二十八,有个孩子,不过却不与他们住在一起。

  男主人很瘦,也很爽气,是个开车的,时间不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睡觉,女主人个头不高,微胖,很丰满,说不上多漂亮吧,但是白白胖胖的,又有着一对小虎牙,看起来颇为可爱,特别戴上眼镜的时候,更是多了一点气质,不过却长期呆在家里,什么事也不干。

  我租住在比较小的屋子里,地道的一只网虫,在网上接些活干,虽不至于大富大贵,却也勉强糊口,不过那时候,咱的身体还算强壮,不像现在,祸害得差不多了。

  与前友女刚刚才分手,若是看过我的《难忘的第一次》那个参赛文,就应该知道,就是那个下面味道比较大的女友。

  本人的性欲不算太强,却也不弱,长期没有女人,难免会难受,偶尔对着A片打飞机的时候,总是想到隔壁那个漂亮可爱的小媳妇,某一天,鬼使神差的将她鞋柜里昨天才刚刚穿过的高根鞋偷了出来,一边闻着鞋里的淡淡的异味一边打飞机,然后再将精液射在了鞋子里,又偷偷的擦干放了回去。

  说实话,隔壁的小媳妇真的挺诱人的,特别常穿着睡衣,就是那种套头的,刚到臀下的那种单件睡衣,有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能清楚的看到,她没有穿内衣,甚至大腿都能一直看到腿根处,黑漆漆一片,也不知有没有穿内裤。

  每一次,都勾得我硬得不得了,不过本人属于有色心没色胆的那种,只能偷看看,偷偷的射在她的高根鞋里,却不敢轻易去试探,万一人家没那个意思,岂不是搞僵了。

  终于,她的男人放弃了开车,改行开了一家什么店,隔得挺远,经常月余不回来,小媳妇偶尔会拎个包,坐火车去看他,更多的时间,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她在那屋看电视,我在这屋工作。

  由于共用一个卫生间,隔壁的小媳妇又不属于很细心的那种人,经常会把她刚洗过的内裤挂在那里,终于有一天她洗完衣服就出了门,我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发现了她的内裤,那种很性感的红色蕾丝边的内裤,更加接近T字裤。

  不敢把内裤拿进自己屋,直接就在卫生间,用内裤包着我的鸡巴打起了手枪,就好像真接捅进了她的身体里一样,由于太兴奋了,一时没把持住,直接就射在了内裤上,用水冲洗了一下,就挂了回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印迹,不过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把内裤挂在卫生间过,或许,是被她发现了吧,不过我却没有在她的脸上找到任何的异样,我也放下心来。

  终于,机会来了,由于我装了宽带,她那里又没有电脑,她需要给她的男人查一些资料,借用我的电脑,当然,我操作起来,更加的熟练快速。

  大约是后半夜的一点左右吧,她敲了门,想查资料,我乐不得的请她进来,她拎了个塑料凳子,势地一块泡沫防止着凉,此时已经是冬天了,不过我们这里的供暖很好,屋子里倒也不冷。

  她仍然穿着那件短短的连体式的睡衣,露出雪白的嫩腿,我一边给她查着资料,一边偷看着她的腿,同样没有戴胸罩,我能看到她胸前的两点突起,还有胖胖的脚丫,当时真想把她扑倒,然后射在她的脚丫上。

  资料查完下载到U盘里,我弯腰去拔U盘,主机放到电脑桌的右侧,而她,正坐在我的右侧,弯腰的时候,我的手按在她的膝盖上,另一只手去拔U盘,她没什么动作,也没什么反应。

  弯腰的时候,我的脸贴近她的双腿之间的幽深之地,能闻到她下体传来的那股淡淡的腥骚味,或许生过孩子的女人下面的味道都要重一些吧。

  我在收回U盘的时候,手挪了挪,从膝盖,一直摸到了大腿处。

  她哼了哼,我没敢抬头,咬着牙向她的腿间瞥了一眼,天呐,她连内裤也没有穿,我能清楚的看到她阴部的毛发,还有暗色的阴唇。

  本来是有色心没色胆,可是我直接就看到了他的阴户。

  当时就感到脑袋嗡的一下,血都涌到头上去了,这胆子,竟然也大了起来,直接不管不顾的一手按着她的腰,另一只手粗暴的拨开她的双腿,一口就咬了上去,直接就舔到了她的逼上,嗯,还是说得粗俗一点吧,更痛快一些。

  她惊呼一声就从凳子上翻了下去,当时我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就扶住了她,没让她摔倒,却也将她放倒在地板上,冬天的地板很凉,但是当时的血都是热的,哪还顾得上凉。

  我直接就卡到了她的双腿之间,她的双腿合拢,把我的脑袋夹到了腿间,我抱着她的双腿,伸着舌头使劲的舔了起来,她的双手拍打着我,却不敢大声呼叫,可能是怕引来邻居吧,女人在这种事上,总是处于弱势地位。

  我使劲的推着她的衣服,她一个劲的向下拉着,嘴里哼哼着,力气,竟然小了起来,半推半就了起来。

  她不再挣扎,只是在我舌头的舔弄下一个劲的哼哼着,似乎变得享受了起来,而当时我还有些惊慌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起来,还好,没有搞成强奸,这算是通奸,应该不会坐牢吧,这真的是我当时的想法。

  小媳妇下面的味真的很重,本来她今天就没有洗澡,而且又是生过孩子的逼,我曾经在冰箱里见过一种治疗妇科病的栓剂,味道不重才有鬼了,哪怕是我前女友的下面,我也只会在她洗过澡后浅尝辄止。

  若是放到从前,我是绝不会对味道这么重的逼多亲的,但是长时间没近女色,早就已经憋得难受,这种腥骚中带着一些臭味的逼味却成了我最强的催情剂,直舔得她下面流出淡白色的汁水来。

  她自动的大开着双腿,还不停的按着我的脑袋,或许是她的男人从没有给她口交过,或是很少给她口交吧,难道是我的技术好?我有些得意。

  她配合起来,我也可以空出手来去脱自己身上的睡衣,几下子把自己扒得精光。

  这地上真凉,伸手把她扯了下来,按倒在床上,拽去了她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我正想挺枪上马的时候,她竟然还没有被亲够,按着我接着给她口交,奶奶滴,你不知道你下面的味有多重呀!

  我也不客气,一扭身,直接摆了个69式,总不能只让我亲,你闲着,小媳妇的口交技术相当不错,比我前女友还要好,吸得很有力,而且懂得舔哪里才是男人最舒服的地方,特别是龟头下方的包皮处,舔得我一抖一抖的,差点直接就射了。

  我的鸡巴味道应该是不重的,晚上我才刚洗的澡,小媳妇下面的味道虽然重,但是舔了这么半天,几乎异味都消失了,只剩下新分泌的液体的淡淡腥骚味。

  我空出双手,从她的双腿两侧绕了过去,分开了她的阴唇,虽然外部的小逼看起来有些发暗,但是阴道口却依然粉嫩,伸着舌头舔了上去,她哼声更重了,吸着我鸡巴的嘴微微一合,牙齿咬到了鸡巴上,疼得我一咧嘴,幸好她马上就松口了,而我舔得也更来劲了。

  她分泌出来的淫水已经湿了大片的床单,暗褐色的屁眼处也沾满了淫水,我忍不住伸着舌头舔了上去,她的屁眼一缩一缩的,鼻子里不停的发出沉闷的哼声。

  小媳妇似乎很懂得回报,我舔着她的屁眼,她竟然也舔起了我的屁眼来,前女友曾经舔过我的屁眼,很爽,很舒服。

  我们足足相互舔了二十多分钟,直到舌头都累了,我的鸡巴也被她吸得有些疼,我这才调过头来,趴在她的身上与她疯狂的接着吻,从始至终,她都只是闭着眼睛不肯睁开,或许是初次出轨而感到尴尬吧。

  我的鸡巴甚至都不用手去扶,硬得快要炸的鸡巴毫无阻碍的就捅进了她的小逼里。

  我的鸡巴一捅进去,就猜得出她当年是顺产,阴道有些松,正适合大力冲刺而不会让鸡巴有过多的酥麻感。

  一边大力的揉捏着她丰满的双乳,一边大力的冲刺着,她的哼声也渐大了起来,但是仍然不肯放声高呼,看起来有些保守。

  也许是这种偷情感到刺激,又或许是太久没有接触女人,只冲刺了五六分钟,就有一种想射的冲动,好不容易等来了这好事,哪能这么轻易的就结束,我连忙拔出了鸡巴,跳下了床上,把她的身体向床边拽了拽,低头又舔到了她的小逼和屁眼上,来回的游动着,舔得她双脚伸得笔直,嘴里啊啊的叫个不停。

  屁眼上的淫水已经很多了,我小心的探进去半个指节,她只是扭了扭身子,我扶着鸡巴向她的屁眼捅去,刚进了小半个龟头,她就扭着身子,不肯肛交,我再一次捅进了她的小逼里。

  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口交不易射精,正常性交射得相对还快一些,又一次快射精的时候,拔出了鸡巴,再一次69式,舔得她下面似乎流出尿来,流量有点大,我们两个第一次偷情,就玩得有点重口味。

  后入式又操了一阵子,不时的停下来舔舔她的屁眼,坐在她的脸部让她给我舔舔屁眼和蛋蛋,然后再把她摆成躺姿,奋力的抽插,终于鸡巴跳了跳,在她的小逼里射了精。

  我可以在射精以后再抽插十几二十下,我前女友在高潮之后都受不了这个,她也是如此,紧紧的抓着我不让我动,我半趴在她的身上,亲着她的嘴唇,舌头搅动着,手上揉捏着她的乳房,拽过从来都不叠的被子,鸡巴和小逼就这么连着。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等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床上还有一些残迹,地上的纸篓里还有一些清理过后的卫生纸。

  像这种事,第一步比较难走,一旦有了实质性的接触,特别是连逼都操过了,一下子也就放开了,而且她的老公经常不在家,我们实质上,过的算是夫妻生活了,又是正值我性欲最高的时候,闲着没事就操操逼,只不过我一向都是射在外面的,她跟老公操逼的时候都要戴套的。

  刺激的事有点像小日本的A片,他老公那天回来了,似乎很累的样子,正在睡觉,她在厨房里正在准备午饭,我一向都是睡到快中午才起床的。

  站在门口听到里面的鼾声,我悄悄的直奔厨房,她穿着那套单件的连体睡衣正在厨房里忙活着,我嘿嘿的笑着从后面走了过去,一把掀起了她的睡衣,里面仍然没穿内裤,扒开她的屁股就舔到了她的屁眼上,我们相互舔屁眼已经很熟练了。

  她很惊慌的拍开我,小声的比划着动作,我搂着她,在她的耳边小声的问着,昨天晚上,你老公有操你的逼吗?

  「当然有操,都一个月没操过了。」她说。

  「有没有戴套?」我问,「我可不想舔一嘴你老公的精液。」「当然有戴套,现在不行的!」她有些惊慌的说道。

  「你蹶起来,让我舔舔你的逼,就一小会!」我哄着她,她侧头向客厅的方向看了看,听到了她老公的呼吸声,然后俯身,把长衣撩了起来,叉开双腿,露出了逼和屁眼,我蹲下身去就舔了起来,我的鸡巴也硬了,舔了一会,起身就把鸡巴捅了进去,她晃了几下,还是顺从了,也许她也想享受这种老公在家的偷情快感。

  我一边操着她,一边把她推到了客厅,就趴在她那屋的门口,隔着门缝还能看到她熟睡的老公,我们都不敢大声,甚至我也不敢大力冲撞,只是小心的让鸡巴出入在她的小逼里,真是刺激,不到十分钟我就要射了,拔出鸡巴,一把拽过她就捅进了她的嘴里,把精液都射进了她的嘴里,自从我们偷情,她不让我在非安全期的时候射进逼里以来,已经习惯了我把精液都射进她嘴里,然后看着她吃掉。

  偷情持续着,直到我交了新的女朋友,然后搬出去独自居住,这种偷情才渐渐的停止,直到后来不再联系。

  不过,自己的老婆怎么操,都找不到操别人老婆那种疯狂与爽快还有刺激,不过,偷情这种事终究不是长事,至少因为这种事而影响了别人的生活,却不是我乐见的。

  不过直到现在,我仍然时常回想当初,把精液射到她的鞋里内裤上,疯狂的舔她异味较重的小逼,甚至把舌头都舔进她的屁眼,把精液射进她的嘴里,头发上,让她坐在我的脸上舔着她最敏感的地带,那一对硕大的乳房。

  当然,还有她舔我的鸡巴,舔我的屁眼,还有鸡巴插进她逼里那种温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