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虐奸

虐奸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欧阳珍珠是中环某大公司的高级行政人员,今年二十八岁,从加拿大返港才
两年,她外表文静漂亮,瘦长的个子,腰肢特别细,而胸围足足有三十六寸,但
别看她外表文静,其实她办事能力坚定果断,因此老板也特别器重她,两年里面,
由一个普通的办公室的小秘书提升到助理经理的职位了。

  欧阳小姐不但聪明能干,人又长得艳如天仙,当然追求她的人不知凡几,但
又有几个人能令她看得上呢?一般有钱有地位的人绝不在她眼里,她所追求的是
要志趣上的相合,要诗一样的浪漫的境界,要火一样爱的激情!

  就在这时,她在加拿大读书时相识的一位叫张彼得的男友也回到了香港,两
人旧情复炽,两人相约一起,花前月下,形影不离。

  这时周末,两人相约同去西贡那个常去的海滩边,星期五晚上分手时,彼得
嘱珍珠明天下午四点在海滩旁的餐厅等他。自己因有事不能同去。

  第二天下午,珍珠自己开车直向西贡驶去,她泊好车向餐厅走去,看看手表
刚三点,于是便沿着一条小路直向前边的树林走去。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忽然在这密林丛生的树林中出现了一间小小的平房,它
是那样简陋,一点也不起眼。

  珍珠对这里的建筑区并不是很熟悉,她只知道在别墅区附近有一大片的树林。

  她本来准备要回去了,但对这间小巧的平房,她似乎起了好奇心,以致有想
一窥究竟的冲动。

  她推了推门,“咦!难道没有锁上吗?”

  当她感到困惑时,她推开了门。

  但里面的情景却吓了她一跳,她看见了一个男人全身脏乱兮兮,好可怕,不
知道是什么人。

  并且头发很乱胡须也留得很长,看起来好象是个很粗暴凶残的人。珍珠开门
的声音似乎使他吃惊,他带着敌意的眼光往珍珠身上看来。

  好象被刺伤地一般,珍珠感到那目光有点可怕。

  她陡地全身颤抖起来,整个人几乎快要跪下来,她心里想着,这下子完蛋了!

  但是珍珠还来不及逃就已经被抓住了。

  他那粗糙的手抓住了珍珠,她觉得他非常可怕,而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
浓体臭,几乎使珍珠要昏眩过去。

  “骚货,你给我过来,让我看看。”那男人说着。

  珍珠心里想着,这次死定了,但是却无法采取逃跑的行动。

  不过她反射的动作,立刻用口咬住了这个男人的手。

  “啊……你敢咬我。”那男人说。

  于是一巴掌迅速朝着珍珠的脸上挥来,“啪”的一声,珍珠脸上被打了一个
耳光。

  “喔,不要打我。”珍珠很痛苦地说着。

  这时,那男人似非常生气的,竟拿出一把闪闪发光的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我可不是好惹的,多杀一个人,少杀一个人对我来讲可以说都一样,你不
要逼我杀你呀!”

  那男人以粗哑的声音恐吓着珍珠。

  这情景好象电视上时常看到的那幕一样,台词也类似。

  “我给你钱,请你不要伤害我。”珍珠恳求地说。

  那男人不理她就把珍珠直往里面的床上拖去,此时的珍珠不知怎么办?要叫
也叫不出来。

  那男人眼睛里凶狠的眼光,以及邪恶的眼神使珍珠不住颤抖。

  尤其是那笑起来嘴唇内两排黄黄的牙齿,以及嘴内那不断流出的白色泡沫。

  珍珠非常害怕,全身不住发抖。

  “你放过我吧,不要碰我。”珍珠叫着。

  那男人用手紧紧的抓住珍珠,她根本无法反抗。

  “嘿……嘿……”那男人冷笑着。

  他把珍珠拖到床上,并用手紧紧压住她。然后把她的手压在背后,她的肩膀
由由被反绑,而感到很痛苦。

  “嘿……你敢咬我,看我怎么对付你,你洒脱想逃啦!我再怎么样也不会让
你逃走的啦!”那男人说着。

  而珍珠还是微弱的叫着。

  “不要,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

  不过这种声音反而激起这这男人对她虐待的心理,他想着要先把珍珠绑起来,
才有所行动。

  此时的珍珠感觉到被剥夺了自由的无力感。

  而那个男人却用他那邪恶的眼光打量着珍珠身上的每一部分,珍珠看到这种
情形,感觉到象是那男人用舌头在舔着自己身上的每个部位一样,那么难受,那
么可怕。

  “完了,这次完了。”她暗自想着。

  当珍珠想到她可能会被这男人淫辱时,心里不禁涌起一阵心酸,整个人好象
快要疯掉了一要。

  而她越挣扎,手就越痛。面对的又是这样一个充满饥渴性欲满胀的男人,好
象要将她整个吃掉一样。

  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哇,太美了,这样柔软,身材这么好,真令男人欲火如
焚。

  由于珍珠两手被反绑,因而使得胸部往前突出,更突显了胸部的美态。

  而这个有如吊钟一般的胸部再加上充满迷人性感肢体,更刺激了这男人对珍
珠的幻想。

  满脑子的性爱思想,再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使得这男人的生理器官有了变化,
他的两腿之间,已经肿胀。

  他此际不单止想要剥夺这女人的自由,还想发泄自己的欲念来夺走珍珠的贞
操。

  而且感到逃亡到这里,已经很狼狈,只求不要被抓到,没想到还能碰到这美
丽女人,大概是上帝要赐给我的吧!

  他是一个抢劫犯,在偏僻郊野之中躲了很久,需要的东西很缺乏,更别说女
人,这种秀色可餐的东西。

  想到他可以舒解一下久禁的性欲时,不禁嘴角又泛起了一丝笑意,在珍珠身
上一直看着。

  看着,看着,身上已布满了兴奋异常的情绪,好象一下雷电迸发出来一样那
么的急,那么的需要。

  粉红色的衬衫下,由于质地柔软且薄,更突显出那雪白的乳房。

  粉红色与白色乳房柔软的比例下,使得这女人更加美丽,更具吸引力。

  而那男人看到这种情况,内心欲火交集,将整个人压在珍珠的身上,且用手
去抚摸她那突出的胸部。

  当这男人碰触到珍珠这么柔软的乳房与身躯,手里的触感使他兴奋地叫了起
来。

  “喔,真软!这感觉真好。”

  这男人碰到这么柔软一对脂肪球,已经无法抑制自己满布的情欲。他心中想
着,一定要去淫辱这女人。

  并且要好好的来玩弄这女人,用各种方法。

  “啊……啊……”

  珍珠发出了哀号的叫声,而双脚拼命的缩着。

  “嘿……嘿……”

  “我好恐怖吗?毋须怕我呀!”

             珍珠对着那男人说:

  “喔,不要,你不要再过来。”

  “嘿……不要怕,我会让你舒服的,你不要怕。”

  “嘿……不要怕,我会让你舒服的,你不要怕。”

  而珍珠却把身体扭曲着,而眉毛却紧皱在一起,好象在哭泣。

  她心中十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独自一人跑到这森林中,这么不小心,才会
碰到这事。

  而一种羞耻感却从心头浮起,胸口心也怦怦地跳着。

  这男人则是心里想着要凌辱她的计划,心中只想着要用什么方法来玩弄她,
来使自己快乐。

  从他的神色看来,大概可以知道将近一年都没有接近女色,显得性饥渴有强
御女人的需要。

  “喔!不要,你要干什么?”珍珠说着。

  而此时那男人却将双手朝珍珠大腿上抚摸着,由下而上,由外而内的来回抚
摸,那只粗糙的手,令人感觉很难过。

  珍珠此时只想把双腿紧紧夹着,不希望让那男人再触摸。

  “嘿……嘿……”

  那男人的声音好象变成象猫叫一般,开始大声叫着。

  他不断地在珍珠上身摸着她雪白肌肤及高挺的乳房。

  “太棒了!这肌肤真滑,真软。”

  然后那男人拿出一条带子把珍珠紧紧的绑在床上,只留下大腿部分可以进行
更深入的动作。

  绑好之后那男人又将手往珍珠的中腿内侧抚摸,那三角地带,经由那男人抚
摸,显得有眯发热,后来好象快要发烧一样。

  那男人用那沙哑的声音问着珍珠说。

  “你叫什么名字?”

  而用那强烈的眼光瞪着她。

  “我叫珍珠,求求你放了我吧!”她发出哀求叫他放过她。

  “不要,不要,不要伤害我。”

  “原来你叫珍珠啊!”

  这时候这男人以一种驯服的语调喊着珍珠。珍珠已经无法抵抗,越来越绝望,
对眼前这个野男人的胁迫,她似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不要动喔,免得你那美丽的肌肤受到伤害。”

  原来他用那刀子,靠在珍珠的肌肤上,那种冷冷刀锋表面的感觉,令人觉得
害怕。

  再用刀子从胸前把胸罩拉起,顺势割断,使胸罩则迸开来了。

  “嘿……不要却呀!”

  “哇!太漂亮了,胸部的乳房这么富有弹性。”

  “不要,不要。”珍珠不断地哀求这男人。

  而这男人听到这声音,反而使他的欲望更加深,更强烈,心中越想她快点把
衣服脱光吧!

  此时他象剥果皮般的把衣服剥下来,左右分开。

  “看看,这多美啊!”

  “不要,不要,求求你!”

  这时候他又开始对着她的下半身进行一番摸索,把那印有英文字的裙子用力
一拉,使得珍珠那优美女性的身材更显突出。

  纯白色的内裤里面似乎包着有如水蜜桃一般的阴部,两片薄薄的阴唇,配合
着些许的阴毛,显得好象这女人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般的羞态。

  而且珍珠的身子,毫无赘肉,使得这男人的视线,不断地来回注视,盯着她
向上的每一寸肌肤。

  他将她绑起来,使得她胸前突出了两粒肉球,更显出她美妙的身材。

  “嘿……你叫珍珠,你看看,假如你不穿衣服,身材是多么美丽啊!多么令
人心动啊!那两粒乳头真像珍珠!”

  而内衣上英文字母与内裤白色花纹就是用来引诱男人,藉机可以将他的情绪
拉到最高。

  珍珠此刻的心情,再一次充满了悔恨之心,她恨她自己为什么要独自一人来
这森林,以致碰到这种不幸的事。

  “你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就是用来引诱男人的对不对?”那男人这样说着。

  “不是,不是,我不是要引诱男人,你快放了我吧。”

  “不要紧张吗?我只是看看你那令人心动的阴唇而已!”

  “求求你,不要,不要。”她拼命哀求着。

  而这个男人似乎是已经无法控制,在她身上来回抚摸,不断地爱抚她那美丽
的胴体。

  “啊……啊……不要,不要。”

  她那胸部由于她的哭泣而显得更红润,更令人为之兴奋。

  突出的乳头,富有弹性的乳房,让那男人看了之后,无法克制。

  而那男人瑞正陶醉在其中,整个脑中几乎快要胀满一般,哪管得了其他事情
或者是她的叫喊。

  那漂亮的乳房如果拍摄下来,一定很美,因为那雪白的乳房就象是两个成熟
的水蜜桃一样,那么令人垂涎,令人眼睛为之一亮。

  而乳房上的两颗红红乳晕,硬硬地,高高地挺在那边,好象是女人开始有感
觉,受挑逗而发情一般。

  那男人看到这种情形,嘴里的唾液不停地往肚里吞,就仿佛是男人快受不了
诱惑而有的表情。

  但是这么漂亮的脸孔,这么雪白的身躯,令着那男人看了看又不知从何下手。

  他伸出两只手,抚摸着那突起的肉球,揉着珍珠那蠕动的身躯。

  “啊……啊……”珍珠不停地呻吟着。

  而珍珠现在的乳房摸起来好象非常有弹性,那雪白的乳房配上红红的乳晕好
象真的在诱惑他。

  “不要,不要。”珍珠叫着。

  那男人于是弯下腰来,用他那厚厚的嘴唇,吸吮着她那雪白红润的乳房。

  “啊!不要啊!求求你。”

  而珍珠的乳头被咬着,好象被电流击中一般。

  “嘿……嘿……”

  那男人露出黄黄的牙齿笑着。

  这种样子使珍珠更加害怕,那种表情,又是在这种情况下,是女人都会觉得
可怕。

  他揉着她的乳房,而双眼却把目光转移到那白色的内裤。

  带有白色纹的内裤非常性感,那白色内裤把大腿分成一个三角形,而中间部
分却显得有点凹陷,很明显地可以看到那条沟,于是顺手脱去她的三角裤。

  那条沟,可以说是女性的核心,也可以说是女人最隐密,男人最想探求的一
个地方。

  那男人接着又用手指,拨弄着那富有深深秘密的阴唇,持续着,来回着拨弄
起来。

  “啊……啊……”珍珠哀嚎着。

  珍珠不停地扭动着,意图想逃避这男人的手指。

  那男人则一直用手指上下来回地不停抚摸,淫水竟然汩汩而出。

  “不要啊!不要啊!”

  珍珠不停地抵抗着,但似乎无法抵抗那男人想要征服她的那份强烈欲望。

  而且也无法抵制女人的航天部部份在受到挑逗之后所会产生的种种情形。

  此时,整个身体产生异样的感觉。

  正当此时,那男人就脱掉自己身上的裤子,然后抓住珍珠的两腿往两边用力
分开。

  那分开后大腿更突显出那阴唇的红润,整个阴唇充满着液体。好象是水蜜桃
那成熟而又多汁的样子,而且阴唇还流出一些透明的液体。

  “不要,不要。”

  那男人看了又看,然后把自己的那根肉棒扶着,顺着那方向朝珍珠的阴唇猛
力一插。

  此时的珍珠体内的血液似乎将要沸腾一般,全身感觉火热。

  那男人就使足了劲,来回地抽送着。

  “呼……呼……”那男人喘着。

  而珍珠由于受到男人的来回抽送,阵阵快感不断地涌入心底,贯穿了整个身
体。

  “唔……啊……”

  珍珠不断地叫着。

  但是男人的那根肉棒却不民地在珍珠两片阴唇夹着的阴道中来回抽送。

  男人一边抽送,还不断地抚摸着她那富有弹性而又拥有硬硬红红乳晕的乳房。

  也间接用他那厚厚的嘴唇在她的身上到处吸吮。

  此时的情况,好象整个世界塌下来,也无法阻挡这件事。

  那男人的身体不断前后地摆动,以配合着他的抽送。

  紧挺的肉棒在两片阴唇之间持续地抽送着,好象整个肉棒都快要烧起来一样,
红红胀满的。

  “啊……啊……”

  珍珠不断地呻吟着。

  由于受到那男人的不断抽送,使得她身体也不断地扭曲浮动,难以压抑的心
情也不断的,慢慢地显现。

  也可能是受到那男人的吸吮,爱抚,抽送,感觉整个人好象快要虚脱,痉挛
一样。

  “呼……呼……”

  男人好象很愉快地吐着气,嘴角泛着一丝笑意。

  可能这男人太久没有接触到女人,这次有机会碰到这女人便尽量发泄自己生
理上的一切需要。

  “啊……啊……”

  此时珍珠身上的每一部分,可以说是最美的时候,而男人虽然说是悍匪,但
是身体也是很强壮,显得好象两人都融合在一起一般。

  “啊……啊……”

  珍珠的呻吟声使得这男人的心情更加兴奋,抽送的速度也随之快了起来,越
来越快,越来越快。

  而其中又不断的呼着气。

  “呼……呼……”

  就这样两人的呼吸声,呻吟声相互间杂地配合着一般。

  此时的悍匪突然有强烈的快感涌上心头。

  他把速度加快,快速地抽送着那根肉棒,抽送着,抽送着,直到他把那白色
的精液射到珍珠的子宫腔内。

  这时,忽然有人敲打屋门的声音,那劫匪神经质地吓了一跳,侧耳听了听,
便慌忙撇下珍珠,随手拿起一个包裹,打开屋后的小窗,一纵身便跳窗逃走了。

  敲门声越来越响,珍珠绑在床上不能动弹。最后门撞开了,进来的是彼得!
他急忙向床上望去,微弱的光线下只见自己心爱的女友一丝不挂地,两腿大字型
地被绑在床上,狂喊着冲了过去:

  “珍珠,你在这里!”

  珍珠看到彼得,一阵激动昏了过去……彼得急忙把她救出穿上衣服,扶上汽
车,直向医院驶去。彼得紧紧地抱着珍珠,流着热泪安慰道:

  “都是我不好,珍珠,都是我不好!我永远爱你!永远,永远不会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