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孤男寡女

孤男寡女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两人相对无声,心中各有感怀,片晌,李虎柔声道:“好了,天很晚了,你休息吧,明天一早相公跟你去醉香楼吃早点。”
  说着,将林紫嫣靴子褪下,又让她躺好,才帮她盖了床被子。
  林紫嫣红着脸,默默享爱李虎的柔情,心中又是紧张又是欢喜,看起李虎起身离去,不觉得微微失落。忽而,李虎转过头道:“对了,嫣儿,差点忘了件事。”
  林紫嫣道:“什么事?”
  说着便要坐起来。
  “别起来。”
  李虎笑道:“你先闭上眼睛。”
  林紫嫣慌乱地闭目,李虎猛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差点忘了香一下亲亲好嫣儿。”
  林紫嫣大羞:“相……相公。”
  李虎道:“嗯,嫣儿不亲一问下相公吗?也祝相公我做个好梦。”
  说着,将脸凑过去。片晌,李虎脸狭匆匆印上了香软的两瓣,便见林紫嫣像只驼鸟似的,将整个脑袋藏到被窝里去,不肯露出头来。
  李虎呵呵笑着,开门离去。好一会儿,林紫嫣脑袋悄悄钻出被窝,看了看房门,忍不住用手摸着脸上被亲的地方,芳心扑腾乱跳着,又羞又甜,如何也无法静心安睡。却说李虎心中装满林紫嫣的倩影,心不在焉地走回房,开门进去,转身正想关门,一把雪亮的长剑凭空递了过来:“别动!”
  感受到旁边忽然传来的杀气,李虎心头一寒,暗责自己太过太意了。这时,又听到:“把房门关上,不许出声。”
  这声音是女声,甚是耳熟,李虎随手将门了,转过身,那把剑又在脖子上用力一压:“别动!”
  李虎笑了笑,不作理会,只回过头,不觉一愣:“是你?”
  原来那女子正是先前遇到的那个黑衣服的姑娘的,本来李虎与她照面时蒙着黑面罩,不应被她认出的,但现在李虎先喊破,那黑衣女子打量了一下李虎的夜行衣,便试探地问:“是你?那个小贼?”
  李虎笑道:“我可不是小贼,倒是你闯入红衣姑娘房中,嘿嘿,怕更合贼名吧。
  “你……”
  叫黑衣女子的女子手中剑一挺,李虎道:“虽然你武功高强,但你以为这区区一把剑就能伤得了在下?更何况,我只须一声大喊,怕是官兵立即追来吧。”
  “你敢?”
  叫黑衣女子的女子剑锋又晃了晃,李虎伸出右手一捏剑身,扭断,反手插在自己身上,只听叮的一声,剑尖居然弯了一截,那女子见得,骇然后退,不觉肩头一痛,左手丢掉剑柄,右手捂住伤口,片晌,一丝殷红的鲜血流出。
  李虎见状问道:“你受伤了?”
  黑衣女子道:“别过来!”
  “放心。”
  李虎道:“如果我要对你不利,早就动手了。”
  说着,到房中找了些金疮药之类的,在桌边坐下,道:“过来,我帮你看看伤口。”
  看到那女子犹豫,又道:“如果你不快点把伤口弄好,就等着失血而亡吧。”
  黑衣女子犹豫了一下,道:“如果你对我有不轨之心,我便一剑杀了你。”
  李虎笑笑没说,黑衣女子便到桌边坐下,道:“有没有热水、剪刀和干净的布条?”
  李虎刚要出声,又见她道:“算了,不用你找了。”
  说着,左手放开伤口,食中两指并拢,运气成剪,将右肩衣物慢慢剪掉,露出一个食指大的洞口,李虎动容道:“伤得这么厉害?”
  黑衣女子哼了一声,道:“我没想到,那竟然用霹雳堂的霹雳火器伤我。”
  李虎顿时明白了她虽然躲避了爆炸的威力,但是那霹雳弹和手榴弹一样主要是靠弹片伤人,里面装有了铁片,对方言几米范围内有这很强的第二次杀伤力。黑衣女子用力嗅了嗅,发觉淡淡的火药味从李虎身上传来,当即道:“咦?我想起来了,她特意朝你扔了一颗霹雳弹……你怎么没受伤?”
  “霹雳弹怎么伤的了我,比烟火强不了多少。”
  黑衣女子已瞪大了眼珠子,简直是在看怪物。
  “喂,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李虎讶问,那黑衣女子突然扑了过来,在李虎身上摸索着,李虎大窘:“喂喂喂,黑衣女子,那个,男女授受不亲,虽然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但也用不着这么冲动吧。”
  黑衣女子停止了动作,呸了一声:“谁对你有好感了?也不害臊。”
  说着,又在李虎肩头摸了摸:“不过真的好奇怪啊,怎么可能……”
  李虎想及自己身体的怪异之处,便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从小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这金刚不坏之身早已修炼到最高境界,虽然三姑娘手中那个叫枪的东西声音满大的,但雷声大雨点小,伤不了我也正常。”
  “哼,你就吹吧。”
  黑衣女子道:“天下武功没有我不知道的,可没听过有任何一种护体神功可以挡住霹雳弹的正面轰击。”
  李虎瞥了瞥嘴,道:“口气好大,中华上邦,地大物博,古往今来不知多少能人异士,能挡住火器的攻击也不见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再说了,天下武功,即便是号称武林万事通的百晓生,若能晓得天下武藏小说名号的一半已是极为了不起的事情,姑娘又岂敢狂称通晓天下所有武功?”
  黑衣女子冷冷一笑,对他的话一点都不相信道:“算了,不提这个,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
  “我叫李虎。”
  李虎说了姓名,又问:“礼尚往来,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黑衣女子在身上撕下几根布条,丢进桌上的茶壶中,用内力加热,瞪了李虎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李虎道:“我总不能够叫你喂,或者女飞贼吧名字不雅,听起来就跟我们这些‘俗人’差不多,所以我想打听姑娘的‘雅名’,也好沾点雅气,免得被人瞧不起,要是日后人家说起堂堂姑娘跟一个‘俗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连累了怒娘名声,那在下真是于心不忍了。”
  “你……”
  黑衣女子为之气结,但此时茶水也烧开,便不再理会他,径自取出布条,拭去伤口污血,正要撒上金疮药,忽然脸色一变,怔怔地盯着李虎。李虎心下奇怪,问:“你怎么了?是不是要我帮忙?”
  黑衣女子一语不发,直盯得李虎心里发毛,才道:“我在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信任。”
  “你在怀疑我?”
  李虎道:“如果我真要对你不利,你现在是无法反抗吧。”
  黑衣女子怔了怔,咬咬牙狠下心,问:“那,你这里够不够安全?”
  “够,当然够。”
  李虎道:“难道你要使用传说中的内功疗伤?哈哈,放心吧,有我在,任何人都动不了你。”
  黑衣女子愣了一下,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不怕被我连累吗?”
  李虎道:“怕你连累?真是开玩笑了。我武功这么厉害,天下何人能奈我何?”
  黑衣女子见李虎说得这么自信,当下道:“那好,等下我把那霹雳弹片取出来,如果我不小心晕过去,你就掐我的人中穴。”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包绣花针,在沸水里泡过,然后刺入右肩云门中府等穴,又自刺膻中、内关,百会,风府等穴。李虎眼睛一亮,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针灸麻醉。
  这时,只见黑衣女子左手林空虚抓,吸起那截断剑,递给李虎:“麻烦你帮我用内力将剑尖煨红。你武功这么高强,内功应当早已练到阴极阳生,返朴归真的地步了吧。”
  李虎一愣,脸上微红:“那个,我的内功有点怪异,呵呵,就是吃了什么百年朱果千年人参才突然出现的,我也不懂得使用,就是力气大,哈哈,呵呵。”
  黑衣女子心下气恼,以为李虎唬她,但两人相识不过一个时辰,也没办法相迫。当下只得左手运功,花了将近半盏茶的时间(两到三分钟)让那断剑变热变红,而黑衣女子的额上已是香汗连连,娇喘微微,可见极耗内力。
  这时,只见她左手将那变红的断剑在肩上一刺,顿时一阵焦味传来,直令李虎看得触目惊心,又不敢出声,怕惊着黑衣女子。再看她脸上神色,竟不见痛楚,想是那些绣花针扎穴道产生的功效。
  用断剑开了个口,黑衣女子再施擒龙手,那肩头一大团污血与一颗黑乎乎的东西一下子飞了出来,与此同时,身上的绣花针一阵抖动,仿佛被什么引动,全被震出体外,黑衣女子惨叫一声,登时晕厥过去。
  李虎一怔,慌忙将她扶起,在伤口上敷了金疮药,又将热水中的布条拧干,扎好伤口,这才发现黑衣女子左手一团血污,包裹着一块锋利的铜片,将那铜片收好,便掐着黑衣女子的人中。好一会儿,她才悠悠醒转,看了看肩头,便问:“是你帮我包扎的伤口?”
  李虎道:“嗯,事急从权,虽然我看了姑娘的香肩,但你用不着嫁给我的。”
  黑衣女子道:“谁说要嫁给你了?”
  李虎故意惊呀道:“那茶馆的评书先生不是常说,女子被男人看了肩膀啊什么的,就以身相许了吗?”
  黑衣女子哭笑不得道:“她们是她们,我是我……”
  又道:“江湖儿女哪来那么多规矩?就是你看上我,我也看不上你。”
  “哈,你这凶婆娘,我会看上你?”
  李虎道:“虽然你长得几分姿色,但跟我心目中的美女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了。”
  “什么?”
  黑衣女子怒道:“你骂我凶婆娘?”
  李虎道:“如果不凶,怎么我一进门你就拿剑指着我?”
  “你……”
  李虎又道:“当然,如果你让我叫你女飞贼也可以……”
  话说到一半,黑衣女子暴起,一掌便拍了过来,李虎避过,只见污血夹着一股劲风砸在墙上,趴的一声,留下一个凹痕。与此同时,黑衣女子右肩剧痛,全身不由得一震,正要捂住伤口,又见左手污秽,只得点了几处穴道,恨恨地盯着李虎。



  “好了好了,我只是跟你开开玩笑,那么生气做什么?”
  接着又道:“不过,姑娘,有一个问题我不知当问不当问。”
  黑衣女子没好气地道:“什么问题?”
  李虎叹了一声,道:“唉……漫漫长夜,孤枕凄凉,你我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才不会浪费如此良辰美景……哎哟,你抓我干嘛?”
  黑衣女子左手抓着李虎衣襟究,恨恨道:“李虎,你,你……你这无耻、下流、卑鄙、荡、贱格……”
  “喂喂喂,姑娘你这么说就太过份了。”
  李虎道:“我不过怕你寂寞,想和你说说话,凭什么说我无耻,下流,卑鄙?”
  顿了顿,又一脸恍然大悟地道:“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脸上似笑非笑,手指着黑衣女子:“原来你居然……哈哈,哈哈,也难怪嘛,少女荡漾,谁能明白……”
  黑衣女子气得七窍生烟:“你……你……”
  左手提起,用力劈去,李虎笑呵呵地道:“黑衣女子别生气,生气对伤口不好,而且生气多也容易变老。黑衣女子长得这般貌美如花,如果脸上因为生气多了几道皱纹,那多难看呀!”
  黑衣女子气得全身发抖,用力长吸了几口气:“好,好李虎,你好样的,别让后见到你。”
  说着便朝门外走去。李虎连忙拦住,黑衣女子道:“干什么?滚开!”
  李虎道:“姑娘,你现在出去一定是被发现的。你现在又受伤,又大耗内力挖什么弹的,别说碰上红衣女子或兵丁捕快了,就是遇着采花贼也不好啊。不如在这将歇一晚,明早再走?”
  黑衣女子狐疑地盯着他:“你又打什么坏主意?”
  李虎道:“我冤枉啊,我不过觉得跟姑娘虽萍水相逢,但挺投缘的,便帮你一把。”
  “呸,谁跟你投缘了?”
  黑衣女子又道:“你有这么好心?”
  李虎道:“当然,本来我就是个好人。怎么,你不信。咳,放心吧姑娘,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想把你怎么样,那刚才你晕倒的时侯为什么我没动手?”
  黑衣女子俏眉一皱,片晌,神色舒缓了大半,李虎便道:“这下你该相信我没什么歹意了吧。”
  “哼!难说。”
  黑衣女子道:“你这人不老实,谁知道你心里转什么坏心思?”
  话虽如此,但已放松了戒备,李虎笑道:“黑衣女子目光如炬,就算在下有什么坏心思也难逃你的法眼。好了,天色已晚,那黑衣女子还是好生歇息吧,等恢复了精力再离去也不迟。”
  黑衣女子点点头,往桌旁走了过去,忽问:“如果我睡在这,那你睡哪?”
  “哈哈,那还用说……”
  李虎道:“我不睡觉的,就躺着练功。如果你不习惯跟我躺在同一张床上,在桌子上打坐也行。”
  黑衣女子气结,门外正好传来隐隐约约的人声,知道此时不宜离去,便道:“我躺床上歇息,你躺桌上,如果我发现你靠近,别怪我不客气。”
  言罢朝床上走去。
  这黑衣女子倒也大方,房中有一男子,居然也不避嫌,就那么躺到床上,闭上双目。
  李虎见状叹了口气,喃喃道:“也不知谁才是房间的主人……”
  片刻又道:“姑娘……”
  不听回声,便径自道:“似乎你和红衣女子很熟,我有些关于她的问题,不能姑娘能不能不吝相告。”
  片晌,又叫了几声,不见回音,李虎便走到床前,看到黑衣女子呼吸平稳,似已睡着。
  李虎一愣:“这么快就睡着了?她真的这么放心我?”
  好一会儿又低声喃喃道:“不过她睡着时比平时可爱多了。”
  说着,轻轻掠黑衣女子几缕挡在鼻尖的秀发,这才转身到桌上躺下。而这时,黑衣女子却张开了眼睛,依然保持着呼吸,侧目瞄着桌上的李虎,好一会儿,心头一震,暗道:奇了,这李虎的身形怎么比刚才小了些许?莫非是我眼花?想了片刻,猜不出其中奥妙,便闭目缓缓调息。她的独门内功是躺着练的,平时看起来是睡觉,实则是练功。如此,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声巨响划破横阳城的夜空,李虎与黑衣女子猛然坐了起来。
  “什么声音?”
  “好像是红衣女子那个暗器的声音。”
  黑衣女子一愕,坐起身来:“我去看看。”
  “别去!”
  李虎道:“这一响,城中那些武林中人和护城兵丁,衙门捕头捕快之类的又要跑起来了,太过危险,明天再去打听吧。”
  “可是……”
  李虎又道:“更何况你现在的身体还没好。万一被那些人闻到血腥味啊金疮药啊什么的,跟过来就不好了。”
  黑衣女子点点头,两人相继躺下。
  如此,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李虎刚醒,房中的黑衣女子已经不见了,衣柜中也少了一套男装,以及一块用作包裹的布料,想是她拿走了。当下略作蔌洗,李虎来到威远镖局练武场,便见林镇海、林紫嫣及她师娘站在那里,三人脸色似都不大好看。“岳父、师娘,嫣儿,早啊。”
  李虎走过去道:“怎么你们看起来神色都很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林紫嫣道:“昨天晚上摩尼教似乎聚众闹事,和官兵起了很大冲突…”
  李虎心中一动道:“摩尼教,是不是明教?”
  林紫嫣偷瞄了她师娘一眼,那中年美妇暗叹了口气,道:“果然女生外向。”
  林紫嫣俏脸一红,那中年美妇道:“是的,正是明教,不应该叫魔教。”
  摩尼教被意译为“明教”教义被简明地归纳为“清净、光明、大力、智慧”八个字。教众中有农民、秀才、吏员、兵卒、绿林好汉、江洋大盗、武林俊彦等。教徒白衣乌帽,秘密他们的志趣、行为自然与一般江湖有异,故被视之为“魔”;又因他们久受压抑,行事不免乖张,气氛不免神秘,与一般江湖格格不入,甚至多造杀孽、多有得罪,故被视之为“魔”;再加上朝廷和有些坏人从中挑唆、破坏;再加上教内高手如云,惹得江湖中人心中嫉妒结社,共同尊奉明使为教内尊神。
  “昨日,我们本以为明教又学那方腊造反,准备夺取衡阳城,不想他们只是杀了一些捕快士兵,就消失不见,是在诡异的很。”
  四人愁眉,半晌均不得其解,李虎忽道:“反正在这乱想也想不出什么来,不如我们出去打听打听。嫣儿,昨晚相公答应陪你去逛横阳城的,现在便去吧,顺便吃早点。”
  林紫嫣听得,俏脸微红,偷偷看了看林镇海与她师娘,林镇海目中精光闪烁,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微微点头,直令林紫嫣脸色加红,而她师娘却仿佛心中有事,却未发现林紫嫣的小女儿心态。李虎又道:“岳父与师娘想必也未用早点吧,不如一同前去。”
  林镇海道:“不用了,你们年轻人去吧。”
  而中年美妇却只摇了摇头,皱眉苦思,李虎见得,心下怪异,亦不去理会,便与林紫嫣出门,不二时,来到街上。此时正值早市,平时横阳城很是热闹的,今天却多了几份繁忙。路上行人神色匆匆,不时有一队队的兵丁或捕快在城中跑动,似在挨家挨户地搜捕刺客。李虎感叹道:“看样子,县令打入昨晚惊吓不少啊,嫣儿你说,昨晚有没有吓得尿裤子?”
  林紫嫣听得扑哧一声,道:“小声点,要是让捕快们听到了可不好。”
  “怕什么……”
  李虎说着,猛转过头道:“嫣儿,你好像忘记了点什么。”
  “什……什么?”
  “你还记得昨晚说过的话吗?”
  林紫嫣俏脸羞红,半晌,嗫嗫道:“相……相公。”
  李虎道:“嗯,这就对了,以后记得,跟相公说话前,尽量先叫相公。来,为了奖励嫣儿,相公亲一个。”
  “啊……不要!”
  林紫嫣惊呼一声,跳出两步远,周围行人看了过来,李虎回瞪过去:“看什么看?”
  行人哆嗦了一下,回头跑远了。李虎回过头,林紫嫣道:“相……相公,这里是街上,好多人的。”
  李虎一怔,接着装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哦,我明白了,嫣儿的意思是不要在大街上这样,那就是说,等回家了再这样。哪,嫣儿你可别忘了,回家可得让相公我好好亲上一亲。”
  林紫嫣大羞,被李虎伸手拉住玉手,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差点就站不住了。
  两人一路嘻笑,状似悠闲,与其它路人匆忙之态差异甚大,也不知是惹人忌妒还是怎的,竟有五个兵丁跑了过来,那小队长道:“喂,你们两个,嘻嘻哈哈的,一看就像可疑人士,是不是跟昨晚的刺客一伙的?”
  “刺客?”
  李虎假装一脸惊讶的样子:“这位老兄,你的意思是说,昨晚有刺客出现?”
  怎料到,这五个兵丁根本不是什么好货色,一双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林紫嫣,差点没流出口水来,李虎看得,眼中杀气一闪即逝。那小队长是老兵,可能经历过战场,一下子惊醒过来,盯着李虎:“你是什么人?”
  李虎道:“一个爱国青年。”
  那小队长一怔,道:“胡说八道,我看你这人古古怪怪的,一看就不是好人,来人哪,把他抓回……”
  “慢着慢着。”
  李虎道:“几位将军可是要抓刺客?”
  “不错!”
  几人说着,围了上来。李虎却笑着拱拱手:“在下全镇教李虎。”
  那小队长虽是好色,也不糊涂,平日里时常听到江湖中武功高强之辈如何以武犯禁,当下心头喀登一声,叫住其它几个兵丁,笑道:“原来是李大侠。”
  李虎道:“不敢不敢,在下的武功在终南山不过排名第九,在武林中也略有薄名而已,不敢自称大侠。”
  那小队长心里又是一跳,全真教号称江湖第一道门,名声可是大得很,不知真假,却不敢真得罪了这个家伙。虽说他们现在是搜捕刺客,但谁都知道那刺客武功非同寻常,普通人是不够看的,只求能完成任务,顺便在平民和商人手中捞点油水罢了,若真碰上刺客,如果旁边人不多,说不定还是要放走对方的,免得伤了自己。当下听到李虎武功厉害,不由得紧张起来。李虎又道:“听说几位要找刺客,在下不久前倒发现有几个可疑人士……”
  说着,朝左右看了看。那小队长心下一喜:抓刺客他肯定是出工不出力的,但举报却有赏,就算抓错人也能捞点好处,当下便问:“在哪里?”
  李虎道:“这边说话不方便。”
  说着,将五人引到路旁的巷口中。那小队长正急着要问,李虎吩咐林紫嫣守好巷口,一下子把五人打趴在地上,扁得他们跟猪头似的,然后拖着行了数十余丈,塞进一户人家的酱缸里头,盖上开了个小孔,又封上大石,写上横批:“盗酱者杀!”
  林紫嫣看得惊奇,心下隐隐不安,李虎却回头笑道:“他们目光太不老实了,敢打我嫣儿主意的,定罚不饶。”
  林紫嫣当即又羞又喜。片刻,两人来到醉香楼,一入门,数十道目光刷地横扫了过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多是集中在林紫嫣身下,李虎看得,心下又是不喜,心想:“日后出门,一定要让嫣儿化过妆,掩去真面目,她的美丽只应在家里为我绽放。”
  两人在楼上寻了间雅座并肩坐下,命店伙计取来小吃后,李虎便问:“嫣儿,你以前行走江湖,都是不掩真面目的么?那大堆狂蜂浪蝶跑来,怎么推托?”
  林紫嫣红着脸道:“我以前是有易容面具的,而且也懂得粗浅的易容之术,可以掩去相貌。只是那面具被猫叼了去,上次行镖又有大批武功高强的镖师在旁,加上普通易容术又让脸上不舒服,还怕流汗,所以才以真实相貌行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