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校长强奸美女老师

校长强奸美女老师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陈义从窗口看见美菱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从窗前走过,不由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
  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棉质的短裙,红色的纯棉短襟夹克,外罩灰色风衣。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修长匀称的双腿穿丝袜,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
  “校长,您找我?”
  “啊,李美菱,你来了。”陈义让美菱坐在沙发上,一边说:“省里开了一个新教材培训班,咱学校语文组给了一个名额,我推荐让你去。”
  “校长,我才毕业这么几年,别人会不会……”美菱有些担忧。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陈义的眼睛几乎快钻到美菱衣服里去了,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个人总结,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点,你送到我家里来,我帮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给市里送去。”
  “谢谢你,高校长,明天我一定写完。”
  “我家在这里。”陈义在一张纸上写了他家的地址递给白洁。
  第二天上午,陈义开门一看见美菱,眼睛都直了:“快进来,快请进!”美菱把总结递给陈义,陈义接过来却放在一边,忙着给美菱端了一杯凉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这一段路,美菱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美菱没注意到陈义脸上有一丝怪异,美菱又喝了几口陈义又端来的咖啡,和陈义说了几句话,突然觉着有些头晕:“我头有些迷糊……”美菱往起站,刚一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地倒在了沙发上。
  陈义过去叫了几声:“美菱,李老师!”一看美菱没声,大胆地用手在美菱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美菱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
  陈义在刚才给美菱喝的咖啡里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美菱脸色绯红,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陈义把窗帘拉上之后,来到美菱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美菱身上,揭开美菱的马夹,把美菱的肩带往两边一拉,美菱丰满坚挺的乳房带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陈义迫不及待地把美菱的乳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显露在陈义面前,粉红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由于药力的作用,乳头慢慢地坚硬勃起。
  陈义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陈义含住美菱的乳头一阵吮吸,一只手已伸到美菱裙子下,在美菱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美菱阴部,在美菱阴部用手搓弄着。
  睡梦中的美菱轻轻地扭动着,陈义已是挺不住了,几把脱光了衣服,阴茎已是红通通地挺立着。
  陈义把美菱的裙子撩起来,美菱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
  陈义把美菱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美菱一双柔美的长腿,美菱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陈义的手抚过柔软的阴毛,摸到了美菱嫩嫩的阴唇,湿乎乎的、软乎乎的。
  陈义把美菱一条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阴茎顶到了美菱柔软的阴唇上,“美人,我来了!”一挺,“滋……”一声插进去大半截,睡梦中的美菱双腿的肉一紧。
  “真紧啊!”陈义只感觉阴茎被美菱的阴道紧紧地裹住,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陈义来回动了几下,才把阴茎连根插入。美菱秀眉微微皱起,“嗯……”浑身抖了一下。
  美菱脚上还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左脚翘起搁在陈义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着,白色的内裤褂在右脚踝上,在胸前晃动,真丝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颤动着。
  随着陈义阴茎向外一拔,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阴茎在美菱的阴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睡梦中的美菱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着。
  陈义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几下,拔出阴茎,迅速插到美菱微微张开的嘴里,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美菱的嘴角流出来。
  陈义恋恋不舍地从美菱嘴里拔出已经软了的阴茎,喘着粗气坐了一会儿,从里屋拿出一个立拍立现的照相机,把美菱摆了好几个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


  陈义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美菱身边,把她抱到卧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美菱只穿着白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隆起着,即使躺着也那么挺实。
  陈义光着身子躺在美菱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美菱全身,很快阴茎又硬了。
  陈义把手伸到美菱阴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就翻身压倒美菱身上,双手托在美菱腿弯,让美菱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高,湿漉漉的阴部向上突起着。纷红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陈义坚硬的阴茎顶在美菱阴唇中间,“唧……”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美菱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向上抬了一下。陈义也知道美菱快醒来了,也不忙着干,把美菱两条穿着丝袜的大腿抱在怀里,一边肩头扛着美菱一只小脚,粗大的阴茎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美菱觉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场梦,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呐喊,是美菱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着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美菱轻轻的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美菱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条粗大的东西插着,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陈义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丝袜,下身还插着这个无耻男人的肮脏东西。
  “啊……”美菱尖叫一声,一下从陈义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她觉得嘴里黏乎乎的,满口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黏着什么,用手一擦,全是黏糊糊的白色的东西,美菱知道自己嘴里是什么了,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半天。
  陈义过去拍了拍美菱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
  美菱浑身一震:“别碰我,我要告你强奸。你……不是人!”
  泪花在美菱眼睛里转动着。“告我?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肏了,你怎么说是强奸?”陈义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美菱浑身直抖,一只手指着陈义,一只手抓着床单遮着身子。
  “别傻了,乖乖跟我,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陈义拿出两张照片让美菱看。
  美菱只觉头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里含着一条粗大的阴茎,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美菱去抢照片,陈义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没动静,我干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一边把美菱压到了身下,嘴在美菱脸上一通亲吻。
  “你滚……放开我!”美菱用手推陈义,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无力。
  陈义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美菱乳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美菱全身,美菱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美菱手无力地晃动着。
  陈义一边吮吸着乳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陈义手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着。
  “哎呀……不要……啊……”美菱次受到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
  玩弄一会儿,陈义的阴茎已坚硬如铁了,他抓起美菱一只裹着丝袜、娇小可爱的脚,一边把玩着,一边阴茎毫不客气地插进了美菱的阴道。
  “啊……哎呀……”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美菱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比学校的要粗长很多。
  美菱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咕唧……咕唧……”美菱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陈义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滋滋”的淫水声音。
  陈义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美菱阴道最深处,每一插,美菱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陈义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美菱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陈义肩头,另一条裹着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陈义的抽送来回晃动:“啊……哦……哎呦……嗯……嗯……”
  陈义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陈义的阴囊打在美菱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美菱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陈义只感觉到美菱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
  美菱一对丰满的乳房像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小乳头如同冰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高潮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美菱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粗长的阴茎用力、用力、用力干着自己。
  陈义又快速干了几下,把美菱腿放下,阴茎拔了出来,美菱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说出这样的话:“别……别拔出来。”
  “骚屄,过不过瘾?趴下。”陈义拍了一下美菱的屁股。
  美菱顺从地跪趴在床上,丝袜的蕾丝花边上是美菱圆润的屁股,中间两瓣湿漉漉的阴唇。陈义把美菱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美菱的腰,“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菱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得差点趴下。
  陈义手伸到美菱身下,握住美菱的乳房,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美菱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