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情感  »  火车站偶遇一位性格开朗的大姐

火车站偶遇一位性格开朗的大姐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这段时间比较闲,说说我前几天和一个中年女人的故事,各位xdjm多多捧场啊,事情都是真实的,但怕我GF发现,地名等什么的有一些变更,不影响阅读,OK,Go on.
  先说说我自己,我在北京工作,28岁,以前在一家通信公司做工程师,前段时间刚好辞职,新的工作单位还没有确定,女友由于工作出差在济南,我一个人在家待的挺无聊,女友也很想我,于是买好火车票去看她,在候车室等车,无聊,买了份报纸正看着,哈,女主角登场了,一个中年女人坐到我的旁边,眼一瞟,长相还可以,皮肤很白,关键是好open啊,呵呵,黑色低胸装,皮肤很白,黑白对比很鲜明,我不是色中饿鬼啊,街上的低胸装女人我一般是看一眼就不会再看第二眼,老盯着人家的咪咪看自己不觉得,旁边的人看到了多调格啊,呵呵。
  继续看报中,没想到一分钟时间不到,那位姐姐找我说话了,拿着一瓶康师傅绿茶递给我说能不能帮她拧一下瓶盖,她拧不开,我晕,不过还是帮她拧了,她就和我攀谈起来,周围的男人都看着我们,当然,更多的是盯着她的咪咪,我暗笑。
  说实话啊,我对中年女人没有什么嗜好,但我喜欢中年女人的成熟,和她们聊天比较舒服,这是那些年轻女人没办法比的,于是就和她聊了起来,她说她是上海的,在水利部门工作,这次来北京出差,现在回上海,问我做什么的,我说我是一个工程师,在一家通信公司做硬件开发。
  她说:"那挺好啊,听说搞硬件的工程师很挣钱的啊。"我说:"一般般啊,我刚硕士毕业一年,薪水不是很高,也就一般吧。"她也没再问,这是我手机响了,是我女友打来的。女友问我现在是不是已经进了候车室,我说进了,现在正无聊看报呢(唉,撒了个谎啊,难不成我还告诉我GF说我和一个大姐在聊天呢,呵呵),我知道女友很敏感也很在乎我的,所以我就没和她说实情,加之我和女友的关系已经是热恋了,女友在电话里面向我撒娇,现在在公共场所,旁边坐着个陌生人啊,我还是一本正经的(呵呵,虚伪啊),就告诉她不要操心,我过几个小时就到济南了,叫她去车站接我,就挂了电话了。
  于是这个姐姐又找我说话了。她问我是不是要和女友分手了,我笑笑,没作声,她以为我默认了,就安慰我,说看你长的挺帅的,还愁找不到女友啊,我再晕,我不是那种自恋型,自认为长相不算出众,除了女友说我很帅之外还没其他女人说过呢,不过,不管真假,有人赞美总是好事啊,呵呵。
  我已经感觉到这个姐姐想挑逗我了,这个姐姐不讨人厌,所以,我没有拒绝的意思,我很爱我的女友,但是,男同胞应该可以理解啊,我很喜欢吃苹果,但不代表我就不能吃梨啊,我喜欢打网球,不代表我一辈子只和一个人打网球啊,刚刚有网友说我不厚道,我觉得我很厚道的,我从没有向我女友隐瞒我的上述看法,女友又气又急,但拿我没办法啊,照样爱我爱的死去活来。
  然后又和她聊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等等,反正是瞎聊,大部分时候都是她说,我听,呵呵,后来又转到了生活上,她说她是上海人,和老公离婚了,现在和女儿住在一起,她用了一个在小女生中很流行的调皮的语气问我:"你猜我女儿多大了?"我说:"我怎么知道?"
  她说:"你看看我,再猜猜我女儿啊。"
  对于女人的年龄,本来是不欲人知的秘密,特别对于一个中年女人而言,但如今她要我猜,我也没办法,哈哈,象各位看官一样,猜一个成熟女人的年龄的时候至少要减去10-5年,要是实事求是,那就惨了,我看她对自己的年龄特别有自信,于是就说:"应该比我大一点,但大不了多少。"(有撒了一个谎啊,这个谎是善意的啊,大家没意见吧)。
  她很高兴,说:"看不出来吧,我女儿都快20了。"我有点诧异,当时她给我的感觉应该是37-8左右的样子,一个女儿都快20岁了的还穿露胸装,唉,不是我不明白,还是这世界变化快,呵呵。
  她说:"你知道吗,我今年45了。"
  我更晕了,后面也不知道怎么聊的,她就开始比较赤裸的挑逗我了,说:"你知道吗,其实,很多男孩子都喜欢象我们这种阅历比较丰富的成熟女人的。"呵呵,这个我还是认同的,成熟女人有成熟女人的好处啊。她又继续了:"那些小女孩啊,不成熟啊,什么事情都要你哄着逗着,不太懂得从男人的角度想问题,但我们不一样啊,男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们很清楚,不是有话说吗?在家里要做主妇,在外面要坐贵妇,上了床要坐荡妇。"我被她吓住了,第一次接触和陌生男人谈"上床"的女人。


  她看我没做声,就问我:"是不是觉得上海女人很开放啊?"我说:"不知道,呵呵,我接触的上海人很少,我是南方人,在北京上大学的时候同学也很少是上海人,对于上海女人的接触就更少了,你是第一个。"她问我是哪里的,我说我是××省(为了不给俺家乡抹黑,就省略了,呵呵,各位看管表生气)。
  她说:"你们那的男孩子都不错啊,有上进心,而且我接触的几个都帅气。"她一个劲的给我灌米汤啊,我时刻提醒自己保持清醒头脑,然后她掏出了一张名片给我,说以后有事和她联系,我知道,处于礼貌,我应该告诉她我的手机,但,我不想卷入一场感情漩涡中,我对我现在的女友是知足的,唯一的不足,也许知识想感受一下另类的性体验,我没想和一个中年女人有太多感情上的纠葛,如果可以,我可以将和她的关系定位在性伴侣上。
  给了我名片之后,我明显感觉到她在期待我告诉她我的电话,但我没有,我不想我和女友在一起的时候,突然接到另外一个女人的电话,女人对竞争对手的嗅觉超出男人的想象,我不想冒这个险,所以一直没告诉她我的电话,她也没问我要,然后就问我在哪个车厢,我说我是在上车前买的站票,车厢号给她看看,她看了之后说:"要站好几个小时啊,要不上车之后你来我那里吧,我在卧铺车厢。"然后她又补充说:"还是我来找你吧,你凭站票可能进不了卧铺。"我说:"好。"
  这时候,开始剪票进站了,她提着个大箱子,我说:"我给你提啊。"她很高兴,答应了,我和她并肩进站。进站的人群很拥挤的,她和我靠的很紧,一对大咪咪偶尔蹭到我,我乐得享受,呵呵。进站的途中有随便聊了几句,然后就上了各自的车厢了,进了车厢以后,我就找了地方坐了下来,直到开车,我都一直坐在那里,好像这个座位没有人。
  开车之后10分钟左右的时候,这个姐姐来找我了,看到我已经有座位了,脸上明显很失望的说:"哦,你已经有座位了,还去不去我那里?"我说:"去啊,这个地方以后肯定会有人来的。"她高兴了,我就跟在她后面往卧铺车厢走,呵呵,和大姐在一起就是不一样啊,她在前面给我开路,我只要跟着就可以了,如果是我女友,肯定是我在前面开路,挤过了好几节车厢,到了餐车,没想到被一个乘警察拦住了。警察要我们出示卧铺票,她把她的给他看了,又看我的,我没有,还好,那个警察是上海人,她和那个警察用上海话说了几句,上海话我完全听不懂,不过最终还是放我们进去了。
  来到她的车厢,和她坐在一起,对面坐的是个中年男人,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我无所谓啦,呵呵,反正谁都不知道谁是谁,随便他们怎么想了,这个姐姐很靠近我坐着,就随便聊着,我把手放在床上,不记得怎么聊着聊着,这个大姐就把我的手握在手里了,呵呵,我也没拒绝,她握住握的手,在她的手掌里面揉动,就象亲姐弟那样亲昵。
  后来那个男人出去了,姐姐就盯着我看,我也看着她,她居然说:"为什么盯着我看啊?"呵呵,明明是她先盯着我的,我没做声,笑笑,没想到她的头凑了过来,嘴唇离我的嘴唇不到5厘米。我虽然交过几个女友,但毕竟不是花丛老手啊,遇到这种情况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我想吻她,而且我肯定,她想我吻她,但……我的脸皮不够厚啊。
  一直就这样僵持着,有点尴尬哈,几秒钟过去,她把头转过去了,于是我也放松下来,于是就有不着边际的聊了一些东西,说实话啊,我当时已经被她挑逗起来了,脑子里面甚至都有那种她在我身体下呻吟的画面了,呵呵,小弟弟就起来了,她还是抓住我的手不断的抚摸,我也回应了起来。我的手是放在她的后面的,于是,我试探着搂住她的腰。她没有拒绝啊,我们继续用手在交流着……中年女人的腰和女孩子的腰差别太明显了,我女友的腰很细,很紧凑的,摸着很光滑,有力感,就是传说中的小蛮腰了,姐姐的腰很明显就有不少赘肉了,比较松驰,哪个好哪个坏并不重要了,就像刚刚说过的苹果与梨一样,吃腻了苹果想吃点梨,只不过是想换一下口味而已。
  继续,在火车上,来来往往的还是很多人,所以我们也不敢太大胆,就是在她的腰上抚摸,不能再有进一步的发展了,不过姐姐好像很享受我的抚摸,过了一会,她说话了:"你冷不冷啊,我有点冷啊,我们把被子盖起来吧。"于是我们就把被子铺在腿上,手也放在被子里,这下就方便多了,呵呵,这个时候我的小弟弟已经昂起来了,急需要抚慰啊,于是,把姐姐的手向我的大腿根部引导,姐姐在我的大腿上又抚摸起来,这个时候我已经开始觉得舒服了,姐姐慢慢的向核心地带推进,慢慢的,终于抵达我那迫不及待的小弟弟了,姐姐用手上的指甲慢慢的刮着我的小弟弟,唉,太刺激了,这和女友做爱的感觉真的完全不一样啊。


  姐姐还在我耳朵边上不断的挑逗我:"舒服不舒服啊?"我舒服的闭着眼睛,享受着一个大我差不都20岁女人对我小弟弟的爱抚。然后她又挑逗的问我:"姐姐可不可爱?"我嗯了一下,她又问我:"以后会不会想我?"
  我不说话,她一定要问到底,我说不知道,这是实话啊,我已经有女友了,不会再和另外的女人有感情上的纠葛,我也不敢保证我以后还会不会想她,她看我不肯说,也没再继续问下去了,不过还是用手指甲在我的小棒棒上轻轻的刮,那种隔靴搔痒的滋味太难受了,我想体验过的朋友应该可以感受得到的,你觉得很舒服,但又想谈心得想更舒服,想去掉阻隔在她得手指和小弟弟上面得裤子。
  她完全倒到了我得怀里,我有点怕啊,怕对面的那个中年男人回来,场面会很尴尬,如果说手牵手还可以解释为亲人之间的亲昵,但一个40多岁的女人躺在一个20多岁的男人怀里还可以这样解释吗,怕归怕啊,我还是有点好奇和渴望,于是,我的手也不规矩起来。于是就开始隔着衣服摸起她的小咪咪来了,手感是什么样的现在好像忘记了,呵呵,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和我女友的差不多。
  她看起来有点动情,开始吻我,当然不是那种湿吻,只是嘴唇接触,没有舌头的接触,她又吻我的脸,我把手拨开了她的低胸装,不记得她有没有穿内衣啊,反正手一伸进去就找到小樱桃了,小樱桃这个时候已经很挺拔了,于是在她的小樱桃上活动起来,她可能是小樱桃好久没有男人的抚摸的原因,似乎非常的敏感,我一动,她的声音都有点急促了,嘴唇不断的在我的脸上磨蹭我摸着她的小樱桃,她的反应比较激烈,全身都好像软了一样,倒在我怀里,嘴唇不断的在我的脸上磨蹭。
  不过,并排坐着的时候,摸小咪咪不太方便,所以,不能整只手都伸到里面去,怕过道让有人来一下子来不及撤退啊,看她的样子已经骚起来了,她的手在我的小棒棒上面已经不是用指甲刮了,而是用手掌在按摩了,力道比以前的要大,频率也要高了,似乎她也不满足给我隔靴搔痒了,探索着我裤子上的拉链头。
  哈哈,拉链头是容易找到了,可坐着的时候拉链打不开啊,我站了起来,她很熟练的就把我的裤子拉链拨开了,这个时候我的小棒棒已经铁硬铁硬的了,太渴望能够短兵相接了,靠,这个姐姐真是急死我啊,我原以为她会直接慰劳一下饥渴的小棒棒,没想到,她还是欲擒故纵啊,只是隔着内裤在我的小棒棒上面按摩,靠,看我受不了了,她开始要挟我了。
  在我耳朵边重复以前的一个老问题:"说啊,以后会不会想姐姐?"我靠,这一招我可经常用在女友身上啊,哈哈,报应啊,小弟弟实在涨的难受了,我也懒得去想到底会不会再想她了,何况女人很多时候并不一定想听真话,不如就从了吧,我就说想,呵呵,她终于取得胜利一样笑了,用手拨开了我的内裤,终于没有任何障碍的抵达我的小弟弟了。
  抵达我的小弟弟之后,她开始评判我的小弟弟了,对着我耳朵说:"嗯,好粗,好大。"虽然在澡塘里面看到过其他的男人的小弟弟,但都是疲软状态的,真正的勃起状态的只有在A片里面看过了,欧美的A片都是些大鸡巴哥哥,呵呵,俺只能自愧不如了,不过只要看日本的A片我就又自信起来了,小日本的只能说是小鸡鸡了,哈哈,不过女人夸你小弟弟大,不一定要当真啊,有经验的女人都知道怎样挑起男人的万丈雄心的,呵呵。
  时间过的真快啊,几个小时转眼就过去了,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就快到济南了,我下面的小弟弟硬邦邦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啊,而且,我也不想在她的手里面给弄射了的,那样子搞的裤子上面全是jy,而且jy的味道很独特的,有过经验的人都闻的出来,以前听别人说过可以去洗手间解决的,但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了,现在时间才8点多,还有很多人没有睡觉,过道里面还有人聊天呢,如果我们两个先后走进洗手间肯定会被别人看到了,毕竟,还是不能太嚣张啊,没办法。
  于是我也把手伸向她的大腿根部,隔着裤子动作起来,她穿的是那种比较硬的靴裤,靠,我摸上去好像都没什么感觉,她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感觉,反应的激烈程度远远赶不上对小樱桃的刺激作用,动作了几下我也没有什么兴趣了。
  这个时候她又对我说话了:"明天我就到上海了,我没有你的电话,你一定要记得给姐姐电话啊,有时间你可以来上海找姐姐,或者姐姐去北京看你也行。"我晕,看样子,她好像还真打算和我以后发展下去了,我当时心里面很犹豫,一方面,渴望体验一下另类的激情,另一方面,我又怕发展下去弄的收不了场啊,毕竟她是离婚了的人,而我呢,和女友关系还是很好的,真的很怕女友知道了让女友伤心啊。


  这里没有其他人,我们的动作也不需要向刚刚在床上的时候那么遮遮掩掩,幅度不敢太大了,积蓄了满腔激情的我猛的把她搂在怀里,开始用手饥渴的摩索她的背部和腰,再整个手掌在她的胸前肆无忌惮的运动起来,手从乳沟里面伸了进去,握了个踏踏实实,她非常的动情,眼睛都闭起来了,呼吸再次急促起来,靠,偏偏是天公不作美啊,有人来了。我赶忙停止动作,一看,过来的是个列车员,马上就要下车了,他来开门了。
  这个姐姐马上恢复了常态,和这个列车员聊开了,这个列车员年龄可能在中年了,我听不懂上海话,他们说什么我不知道,不过,那个列车员的眼睛不时的在她的咪咪上掠过,呵呵,看着窗外的点点灯火,想想马上就可以看到女友了,兴奋……女友给我发短信说她已经到了火车站了,正在买站台票,我说算了,我马上就到了,叫她直接在出站口等我,她答应了。
  时间又这样过了几分钟,到站,我下了车,姐姐送我出来了,再一次拉着我的手,还是以前的那些话,叫我等她到上海后一定给她电话,我嘴里答应着,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自己都没有把握。
  不管怎么样,挥手作别,不带走一片云彩,就这样结束了我的第一次"火车艳遇",人生终于又完整了一回,匆匆忙忙赶到出站口,女友正焦急的向里面张望,看到我了,一个劲的向我挥手示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眼神中的爱意快把我融化了,我良心受到了谴责,我觉得我不应该背叛她,如果要我努力去找一个背叛她的理由,我唯一能找到的也许就是我想换换口味了。她是那么的善解人意,那样的温柔体贴,在我失意的时候从来没有给我添加任何压力,在我得意的时候静静的听我讲自己的辉煌故事,在我的朋友和她的朋友眼里,我们是多么幸福的一对啊。
  到济南的几天时间里,名片一直放在我的衣服里,一天晚上,女友有事出去了,回想着火车上的一幕,我把名片又掏了出来,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问题,我不是很清楚这个姐姐的为人,万一她要是个很难缠的女人怎么办?要是传到朋友的耳朵里我是一个和四十多岁女人都有一腿的人我以后怎么混?我可以不在乎不认识我的人的看法,但我没办法不在乎朋友的看法啊。
  想来想去,我没有办法承受事情往下发展的风险,或者说往下发展的收益没办法抵消我愿意承受的风险,手里捏着那个姐姐给我的名片,我不再去看名片上的内容,我怕我不小心会记住上面的电话号码,决定了。
  于是,那张名片就这样化成了一片片的碎片进了垃圾桶……